Aqingsao.com

风行TV“超维生态”:五巨头捆绑利益


利益共同体的养成


“其实,兆驰一直在寻找转型方向,从传统的OEM(定点生产)厂商转向互联网电视,在我们之前兆驰已经接触了两家公司,而且已经谈得比较深入了,当时我在负责百视通的OTT事业群,跟兆驰也有很多接触。”罗江春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,双方就如何做互联网电视曾多次接触,并达成共识,若仅两家联合,力量还不够。

“第一是大家都不愿意单方面承担这个亏损,这是很现实的问题;第二是后续的投入;第三是品牌的落地。有很多困难,单从内容、牌照或者硬件都做不起来。”罗江春解释,因而才有了五家企业的联合。

6月18日,兆驰股份发布公告称,拟以12.36元/股价格非公开发行不超过2.97亿股,募集资金36.71亿元。其中,东方明珠、上海文广集团以及青岛海尔拟分别认购22亿元、11亿元以及3.71亿元。

“原来我们百视通主要以IPTV的业务为主,新的上市公司除了原有的IPTV,会将战略重点放在互联网电视方面,将以互联网电视为切入点,来完成内容到渠道到服务的整体变局。”兆驰定增公告发布第二天,完成和百视通重组后的东方明珠重新挂牌,时任上海文广董事长的黎瑞刚在挂牌仪式上表示。

挂牌当天,东方明珠副总裁许峰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,未来将把风行的股份出让给兆驰股份,具体时间及股份比例须等待上市公司公告。8月14日,兆驰股份公告称,拟以不超过9.67亿元的价格收购风行在线63%股份。收购完成后,东方明珠将持股风行19.76%。

在该轮股份转让完成后,东方明珠和青岛海尔均同时持有兆驰和风行在线的股份,而此次加入“超维生态”中的国美电器也于随后入股兆驰。

“兆驰在这之前都是没有战略投资人的,相当于也把兆驰的股权结构做了比较大的变化。”罗江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。

“针对股权关系,在兆驰里,我们一直强调我们公司设计的双层股权模式,大家在兆驰有股份,在风行里也会有,这方面大家的利益是相同的。”康健表示,通过对兆驰和风行股份的持有,五家公司的利益被绑定在了一起。

在利益分配模式上,五家公司的收益来自两个层面。“在互联网电视这块的收益,各个公司有各自负责的业务,比如海尔、国美在销售端有收益,兆驰在硬件上有收益。此外,东方明珠、海尔、国美还会有来自兆驰和风行的股权收益。”罗江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。

纷争再起 谁主沉浮?


在风行TV之前,“妖股”暴风科技和黎瑞刚的微鲸科技都以高调的姿态入局,新一轮大战已然打响。

6月,乐视起诉小米平台内容侵权,小米败诉之后,双方陷入无尽的公关口水战之中。后续,纠纷虽告一段落,但行业内新一轮攻城略地的战争却在随后慢慢展开。7月初,暴风科技发布公告称,公司已于6月30日与海尔电器签署合作协议,双方将合资经营互联网电视业务。8月13日,东方明珠重新挂牌不到两个月,黎瑞刚便在宣布离开上海文广的同时,以与以往截然不同的高调形象参加了微鲸电视一代的发布会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暴风科技即将在10月亮相的互联网电视和黎瑞刚的微鲸电视都和风行TV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暴风科技的合作方海尔电器,与风行TV合作方之一的青岛海尔,两者同属海尔集团。而微鲸电视自不必说,创始人黎瑞刚和李怀宇均出自上海文广。不过,让人意外的是,黎瑞刚的微鲸电视并未选择东方明珠作为自己的牌照商,而选择和央广合作,其中缘由,黎瑞刚本人避而不谈。

“目前在互联网电视领域打开局面的关键点其实是渠道和内容并重,渠道发达能够影响更多的消费者,而内容质量高则可提高企业品牌形象,增强用户黏性。”沈哲彦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从这方面来看,风行TV的优势较为平均。

不过,对于互联网电视行业的发展,朱大林认为并没有想象中的好。“只是目前的一个发展趋势,世纪落地的话,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样完美的一个程度。”朱大林表示,“目前互联网电视的需求,主要看人群,年轻人占大多数,这些互联网电视能够满足用户的痛点,满足刚需,我还是持迟疑的态度。”

对于在互联网电视行业掀起的这一轮纷争,显然风行TV有足够的资本和自信。罗江春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“如果没有超维生态,给我几十个亿做风行电视也不做。产业链太长,需要大家通力合作才能做好”。罗江春还透露,未来几年,在运行风行TV的同时,得到兆驰、东方明珠等多家公司入股的风行也将择机登陆资本市场。
< 1 2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材料» 风行TV“超维生态”:五巨头捆绑利益

分享到: 更多 ( )

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31058000:2019-05-22 16:58:49